第一文学城

【淫悦二次元】名侦探柯南 31.十亿日元抢劫案的后续事件

第一文学城 2020-11-23 03:07 出处:网络 作者:artofpeace
作者:artofpeace 2019年10月1日首发:第一会所、伊莉讨论区(同一ID) 字数:8814

作者:artofpeace
2019年10月1日首发:第一会所、伊莉讨论区(同一ID)
字数:8814

  以下正文:

  「砰砰砰砰……」

  「小兰姐姐,小兰姐姐!」

  就在浴室里的毛利兰陷入旖旎的回忆当中时,浴室门外传来了一连串急促的
敲门声,以及柯南的呼喊。

  【唔!!我到底都在想些什么呀……】被惊醒的小兰被方才淫乱的自己吓了
一跳,不过还是手忙脚乱地将衣服胡乱穿上,然后把浴室的门拉开一个小缝。

  「柯南……有什么事情找姐姐吗?是肚子饿想让姐姐再做点什么吗?」

  小兰将衣衫不整的身子藏在门后,从门缝里探出个脑袋,努力扮演着平常温
柔姐姐的样子。

  柯南下意识地抬着头看向小兰红扑扑的脸蛋。女孩儿平日里梳得整整齐齐的
秀发此刻有些凌乱,湿哒哒的刘海散乱地搭在白皙的额头上,还有几缕发丝调皮
地垂挂在半空,映衬着肌肤上片片的桃红更为明艳。美少女说话间的功夫红唇翕
动,洁白的贝齿隐隐若现。一双明亮的大眼睛水波流转,隐隐闪烁着不安与羞赧
的光泽。光是被柯南这么直勾勾地看了一会儿,吹弹可破的肌肤上的红晕仿佛更
为浓郁,一抹抹明艳似乎下一秒就要从小巧精致的下巴那儿滴出。

  小兰一副如娇似怯的羞涩模样,可把时常以小兰未来男友自居,至今保持处
男之身的柯南同学看傻眼了。

  【小兰她,真的好可爱啊……和以前练习空手道时候的母暴龙,完全不是一
种生物……】柯南目瞪口呆地盯着小兰精致的面容,嘴巴微微张着,全然把浴室
门拉开前想说的话抛在脑后。

  还是小兰提醒了柯南一声。

  「柯南,柯南?姐姐准备洗澡呢……你有什么事情吗?」

  柯南这才反应过来。处男同学有些不好意思地推了推眼镜,说道:「小兰姐
姐,叔叔刚刚收到了目暮警部的电话,说是有一名疑似银行抢劫案的嫌疑者被发
现死在公寓里,我们打算过去看一下……」

  柯南一边说着话,一边继续贪婪地注视着小兰艳丽的容貌。他人生中第一次
感觉到心脏跳动的韵律间,多出了一些不一样的滋味。他感觉自己无论如何也看
不够小兰的样子——或者说,工藤新一本人,渴望看到的不再是平常学校里一本
正经(偶尔暴躁可怕)的青梅竹马……

  而是像现在这样,漂亮地勾人心魄的毛利兰。

  小兰倒是没有注意到柯南眼神中不符合年龄的色彩,而是下意识地瞪着柯南,
叮嘱道:「爸爸要去现场没有问题。不过柯南你绝对不许偷偷跟过去,明白吗!」

  这熊孩子总是让小兰放不下心。别家小孩喜欢溜出去玩泥巴,这孩子喜欢溜
出去看尸体……

  小兰也不知道柯南的父母到底是怎样培养出柯南这么古怪的兴趣,她其实不
止一次怀疑柯南的父母会不会是验尸官,或者入殓师之类的职业。不过既然阿笠
博士拜托自己暂时收养柯南,那小兰一定会尽到自己的责任,让柯南同学过上一
个正常人的童年。

  只是很可惜,被小兰叮嘱的柯南,此刻正沉醉在女孩儿罕见的女性魅力当中,
哪里还听得进去什么嘱托呢?

  不过话说回来,就算听见了,柯南也肯定会把这番话当个屁一样抛在后面。

  先不说柯南作为侦探,本身对于案件的浓厚兴趣——就说现实一点的情况吧,
没有他柯南同学默默充当毛利小五郎身后的男人,毛利一家早就穷的吃不起饭了
吧?

  这一边,没有得到答复小兰有些生气了。女孩儿眼睛睁的大大的,脸上柔美
的气息一瞬间消失的干干净净。

  「柯~ 南~ 君……」小兰的眼神中透露出几分危险的气息,嘴上轻飘飘地重
复了一遍:「答应姐姐,一定要老老实实地待在家里哦……」

  也多亏了柯南现在是个小屁孩的身子,刚刚小兰无意识中散发的女性魅力没
有让他勃起。不然的话,此刻怕不是已经被吓得阳痿了。

  「没、没问题……我、我一定会在家里等叔叔回来的!!!!」

  这一刻,柯南心里那点旖旎的幻想瞬间被打成碎片,脑子里只剩下被小兰支
配的无力和恐惧。被吓得屁滚尿流的柯南慌忙答应了下来,然后三步并作两步往
外跑去。

  不过跑到楼梯口时,柯南下意识地楞了一下,停在了原地。

  【阿勒……小兰姐姐不是之前已经在园子家洗过澡了吗?】

  男孩回头看了眼紧闭的浴室,心里突然多出了一粒名为「疑虑」的种子。

  【嘛算了,可能是在园子家只是冲了一遍,没有来得及泡澡吧……】

  柯南想起了小兰喜欢泡澡的习惯,顿时释然了。总之现在也没工夫去想这些
乱七八糟的事了,还是赶快跟着毛利大叔去现场看看吧。

  毕竟小兰肯定不会骗我的。

  跑下楼的柯南在心里想到。

  半个小时后,等小兰穿戴整齐地从二楼来到事务所时,果然找不到柯南的身
影。

  「果然,柯南这孩子还是跟上去了……」脸颊气得鼓鼓的小兰,一屁股坐在
沙发上,气呼呼地抱怨道:「这次回来一定要好好说说他才行。对了,干脆等等
跟阿笠博士要一下他父母的电话吧,这种事果然还是父母来教育会比较好吧…
…」

  说到这儿,小兰仿佛突然想到了什么,拍了拍手:

  「对了,还有新一那边也要说一下。柯南这个样子,很有可能也受到了新一
的影响……呆头鹅推理狂只要有一个就够了,我可不想生活在被侦探保卫的世界
呢……」

  想起工藤新一,小兰的心情难免有些低落。

  明明是每天都陪着自己的青梅竹马,却为了一些案子,就这么把她抛下了。
即使是温柔的小兰,内心深处难免也有些埋怨。

  【对不起呐,新一……我、我在你不在的时候,做了错事……】

  小兰将身子蜷在沙发上,抱着双腿,将脑袋轻轻枕在膝盖上,寂寞地盯着不
远处办公桌上的电话。

  以前,不管是什么时候,只要女孩儿用那台电话拨通工藤家的号码,对面一
定会传来新一的声音。

  哪怕八成以上的内容都是工藤新一嘟嘟囔囔的抱怨,可进入小兰耳中,还是
化作一股股甜甜的热流,流进少女的心底。

  可现在,青梅竹马在女孩儿的世界中只剩下曾经的影子。而自己原本一直为
男孩保留的清白身子,已经沾染上别的男人的气息了……

  【虽然有跟高木君约定,初吻和处女都有好好地保留下来……可我知道,这
都是在骗自己而已……】小兰将膝盖抱的更紧一些:【不光是被看光了身子,胸
部也被玩弄了呢。就连、就连下面……那里也……】

  女孩儿又一次回忆起高潮时如梦似幻的快感,身子开始下意识地轻轻颤抖着。

  【虽然很想说我是被逼的,差一点就被高木君强奸了……可是,可是……可
是真的很奇怪啊!明明是不喜欢的男人,明明是园子的男朋友,明明下定决心要
在跟新一你结婚的时候奉献清清白白的身子……可是就是忍不住呐,和自己偷偷
用手指自慰时候完全不一样的感觉……】

  【新一……你快点回来吧……】

  不知不觉,小兰一只白皙的玉手已经悄然来到裙子下方,隔着内裤,一根手
指在两瓣饱满肥厚的阴唇间轻轻划动着。内裤紧贴着少女娇嫩花瓣的位置上,一
抹浅浅的水痕正逐渐化开……

  「唔……啊……好奇怪……」

  刚刚换好的内裤不知何时已经被小兰轻轻拨开,女孩儿的一根指尖已经悄然
抚上了胯间湿淋淋的肉穴洞口。下一秒,小兰的娇躯轻轻一震,「唔……」的一
声轻哼自女孩儿小巧的琼鼻中传出……

  葱白的玉指上粘着黏糊糊的少女爱液,一小截指尖已经悄无声息地插入了两
瓣阴唇间的一线肉壶……

  「啊……新一……唔……好舒服,好喜欢……」

  小兰白净的脸颊上飞起了片片桃红,水汪汪的大眼睛里迷离着他人不曾见过
的情欲,两只拖鞋已经不知道被提到哪儿去了,整个人瘫坐在沙发上,娇软的身
子随着指尖在肉壶中浅浅的抽插而轻轻颤抖着。这一刻,少女已然忘记了时间,
忘记了空间,忘记了曾经内心中固守的道德廉耻,整个人沉醉在了和青梅竹马灵
肉交合的美好幻想当中……

  而此时此刻,被小兰挂念着的工藤新一已经来到了案发现场,还正巧还和玷
污了小兰清白身子的高木射打了个照面。

  「哟,是毛利桑和柯南啊。」高木一脸正常,完全看不出刚刚ntr了工藤
新一女友的愧疚,反倒是满面红光,一看就过的很性福。

  毛利小五郎和柯南跟着高木走进公寓。一进门,两人就被眼前惨烈的一幕吸
引了注意。一具尸体静静地趴在离阳台门一步之遥的地方,后脑以及周围的地板
上沾满了星星点点斑状的血迹。死者一只手向前伸去,指尖已经碰触到了阳台的
玻璃门,看样子是在死前做着最后的挣扎。

  「死者的姓名还在调查中,这间公寓的主人是大阪人,两个月前租给了一名
叫『广田雅美』的租客……」高木向两人介绍。

  听到「广田雅美」这个名字后,毛利大叔和柯南都楞了一下,然后马上明白
了,为什么警方能够确定这起杀人案,和前不久的银行抢劫案有关联。

  因为不出意外的话,广田雅美,就是之前在银行里和柯南相熟,被毛利小五
郎偷窥的美女业务员!

  也是被小兰拜托帮忙给柯南留个口信的女孩(详情见21章)!

  「这么说,这个死者,也肯定跟银行抢劫案脱不了关系……」毛利小五郎喃
喃自语了一句,然后问高木:「死因呢?有没有查出来?」

  正巧这是,鉴识科的警员拿来了担架,然后将趴着的尸体翻了个身。下一秒,
死者狰狞的面孔出现在毛利和柯南眼中,一大股鲜红的血液猛地从死者脑后流出
……

  「后脑勺中枪,目前鉴识科没有找到弹头和相应的弹孔,只在房门处找到一
枚弹壳,是常见的9毫米子弹。初步断定是犯罪者从死者身后一枪命中后脑,当
场死亡。具体死因和枪械种类,要等法医出具尸检报告才能知道。」

  高木指了指房间里几处表白色胶带标记好的地点,向两人解释。

  这时,柯南插话说道:

  「从出血量来看子弹击破了脑后动脉血管,而死者流出的血液还是鲜红,说
明死亡时间离现在不久。如果询问周围邻居的话,说不定可以问出什么线索哦。」

  然后不出意料,柯南因为多嘴,脑袋上挨了毛利小五郎一拳。

  「笨蛋!你偷偷跟上出租车就算了,在现场还这么多嘴!」

  毛利大叔教训玩一头包的柯南后,转过头一脸认真地问高木:

  「高木警官,一起去周围住户那里询问下线索吧。」

  哪怕穿越前看过《名侦探柯南》,但高木还是被毛利小五郎不要脸的骚操作
惊的目瞪口呆。旁边抱着脑袋的柯南转过头,偷偷啐了一口,反倒是他已经习惯
了毛利大叔的套路。

  反正柯南现在就一个心愿——希望自己的脑壳能早日习惯毛利小五郎的铁拳
……

  「不用询问了,搜查一课的其他警员已经收集好了这间公寓周围所有住户的
证词了。」

  这时,目暮警部的声音门外传了进来,手上拿着印着警徽的记事本。他和毛
利小五郎打了个招呼后,接着说道:「警视厅是在40分钟前接到的报警电话,
声称这间公寓里有枪击的声音。」

  柯南得到这个信息后,悄悄从口袋里掏出笔记本和铅笔,快速地记录在纸上。
而一旁的毛利大叔则完全没有记录的意思,追问道:

  「那出现枪响后,周围的住客没有察觉到什么别的情况?比如犯人快速逃离
的噪音,或者等犯人走远后有没有看到犯人的背影?对了,还有报警的人,他肯
定也是这周围的住户吧?有没有询问他的情况?」

  目暮扶着头顶的帽子,神色凝重地摇摇头:

  「这间公寓上下左右的住户,没有一个人听见所谓的枪声——相反,我们现
在根本找不出这本报警的人是谁……」

  旁听的柯南神色猛地一变。

          (此处自行脑补柯南动画bgm)

  两三秒后,毛利小五郎也反应过来了。

  「……是犯人自己报的警……」曾经也是警视厅一员的毛利小五郎恨恨地握
紧了拳头,感觉受到了侮辱:「太嚣张了!!!!」

  目暮点点头,眼神中透着罕见的愤怒。这时,一阵高跟鞋敲击地板的声音由
远及近,很快,佐藤美和子高挑的身影出现在众人眼前。

  「目暮警部,」

  半小时前特地被目暮警部从其它案子调到此次连环案件中的佐藤美和子,脸
上还带着一丝疲惫。不过还是强打着精神,报告道:「已经确定了,报警电话是
从一楼公寓管理室的座机拨出的。案件发生时,管理员在1楼另一处公寓里和朋
友打麻将,有充足的不在场证明。此外,管理所的门锁有被子弹击碎的痕迹,公
寓内部的备用钥匙也有被挪用的痕迹。具体证据已经交给鉴识科处理了。」

  毛利小五郎和目暮警部点点头,面沉如水。这下就可以确定,之前那通报警
电话就是来自犯人的挑衅!

  而旁边不起眼的柯南,却在思考着另一个问题……

  【为什么犯人要特地挑衅警察呢?】

  柯南低着头进入了推理模式,两片眼镜片在半空反射着不科学的白光。在他
的脑海中,浮现出一连串的画面——银行里广田雅美的焦虑,两名押送运钞车安
保员的证词,被嫌疑犯抛弃的车辆,车里残留的手套面罩……

  ……以及现在,被一枪毙命的抢劫案相关人员,以及来自罪犯的挑衅电话
……

  等等!

  柯南脑海中仿佛突然亮起一束闪电,将所有的线索碎片串联在了一起。小屁
孩嘴角微微扬起,露出一个不符合年龄的装逼的笑容,胸有成竹地开口说道:

  「犯人并不是在挑衅!」

  「犯人并不是在挑衅!」

  注意,这里并不是作者失误多打了一行字,而是在柯南开口的同事,高木射
也说出了同样的推理。

  一时间,目暮他们面面相觑,看了看高木,又看了看柯南……

  最后果然还是集体看向了高木射——跟有过几次出色破案履历的高木相比,
头脑有些聪明的小学生果然还是不值一提啊。

  而此刻,高木射和柯南也对视一眼。

  柯南沉思:【果然,和之前观察的一样,高木警官确实是有水准以上的推理
能力的……糟糕!好像有几次案发现场,我没忍住开口说出了自己的推理!!那
么高木警官会不会察觉到我身上奇怪的地方呢?】

  高木射沉思:【……你女朋友真好玩……】

  这一刻,两人都从对方眼中看出了对方眼中奇异的神色。

  柯南大惊:【等等,高木现在的眼神,好像在回忆着什么……难道!!是不
是我已经暴露了!!??】

  高木小惊:【等等,柯南现在的眼神,好像在怀疑什么……难道!!是不是
小兰不小心说漏嘴了!!??】

  想到这里,柯南和高木同时打了个寒颤。

  就像谁也猜不到,世界上居然有把高中生变成小孩子的药一样,柯南也绝对
猜不到,高木这家伙脑子里,此刻浮现出的居然是小兰赤身裸体,趴在高木身上
为他舔着鸡巴的娇羞模样……

  就这么一会儿工夫,高木脑海中已然浮想联翩,美少女高中生毛利兰牛奶般
细腻白嫩的肌肤,胸前两只一手难以掌握的挺拔乳房,以及两座温软乳峰上纤巧
的红梅;盈盈一握的纤细腰肢,还有两瓣丰满肥美,如同果冻一般弹性十足的肥
白翘臀……

  而小兰小腹上浓密的耻毛,下方高高坟起的丰隆阴阜,又是一番别样的诱惑。
无论是两片丰腴鲜美的肥厚阴唇,还是藏在蚌肉下,被男人挑逗后才悄悄探出头
来的娇嫩花蒂,都让高木忍不住探出舌头好好舔舐一番。等到轻巧地掰开处女紧
闭的蜜穴后,女孩儿最私密的肉屄早已泥泞不堪,细小的孔洞随着主人急促的娇
喘一张一翕。肉屄中粉粉嫩嫩的肉壁不住地蠕动着,带着小兰体温的淫汁小股小
股地从肉壶中往外冒着。黏黏腻腻的淫水在少女娇嫩的性器上镀上了一层淫靡的
水光,咸腥的汁液在荷尔蒙的作用下,散发着名为情欲的甜美气息……

  但最让高木欲罢不能的,还是清纯美丽的小兰被他玩弄的情欲勃发时,那明
明觉得羞耻却又忍不住主动迎合的风情,早先软弱无力的反抗很快就拜倒在女孩
儿成熟肉体的需求当中。尤其是女孩儿被调教着,努力吞吐着高木那根腥臭的肉
棒,用小香舌轻轻扫着龟头中间的马眼……以及最后连续吞下好几口白浊的浓精
时,脸上那懵懵懂懂的表情,简直是每一个男人梦想!

  【……】

  高木赶紧往佐藤美和子身后站了站,借着美和子的遮掩,悄悄整理了一下裤
子,把勃起的肉棒死命地压住。

  「?高木君?」佐藤美和子一头雾水,小声地喊了一句高木的名字。两个人
的长官,以及名侦探毛利小五郎还都在等着他进行推理呢。当然,美和子自己也
很好奇,为什么高木会认为犯人不是在挑衅警察呢。

  然而旁边的柯南已经等不及了。前一秒还想着高木是不是已经怀疑自己的身
份了,这一刻他已经压制不住体内的侦探之魂(装逼之魂)了。不等高木开口,
柯南就抢先一步说起了自己的推理:

  「因为从最开始运钞车抢劫案的行动来看,犯人对运钞车的路线了如指掌,
逃离后更是果断地放弃了汽车,这说明他们对这次犯罪行动制定了详细的计划,
而且整个行动干脆利落,完全没有和警方纠缠的意思——这一点,和公寓杀人案
的手法是一致的……」

  「这个房间里,没有任何打斗的痕迹,门锁也没有被破坏。如果推理正确的
话,案件发生的顺序应该是:杀人犯进入公寓管理室,偷走备用钥匙——利用备
用钥匙进房间——杀人犯掏枪——死者试图从阳台逃跑——一枪毙命——杀人犯
回到管理室打电话报警……」

  柯南说着说着,两片眼镜片上再次泛起了不科学的白光。

  「从这里可以看出,这次的杀人犯,十有八九就是银行抢劫案的主谋,或者
是行动策划人,达成目标后绝不拖泥带水——那么这种情况下,他特地回到管理
室报警,绝对不是单纯对警方挑衅这么无聊!」

  柯南话音刚落,没等他享受目暮警部他们崇拜的目光,就迎来毛利小五郎的
铁拳。

  「碰」的一声,小屁孩脑袋上又长出一个热腾腾的大包。

  「小孩子没事别学大人推理!」毛利小五郎恶狠狠地教育着柯南:「还有,
什么叫『对警方挑衅这么无聊』??这可是对东京警视厅,以及所有警察的侮辱!
小屁孩你懂什么??」

  无辜挨揍的柯南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好吧,刚刚一番推理果然是对驴弹琴。

  好在目暮警部的脑子比一般情况下的毛利小五郎要好上一些,脾气也没那么
暴躁。他听出了柯南的意思,急忙追问道:「那么柯南君,你认为杀人犯报警的
原因是什么呢?」

  总算有听众愿意捧场的柯南微微一笑,他已得到目暮警部信任。

  「杀人犯报警的真正目的,其实就是再一次给警察提示,早点帮他找出这起
抢劫犯的共犯——也就是这间公寓的主人,广田雅美小姐!」

  柯南严肃地说道。

  「雅美小姐是犯人!!??」毛利小五郎心碎。

  「想让警察帮她找到共犯!?」目暮警部神色一凝。

  「等等,柯南君刚刚说的『再一次』,是什么意思?」佐藤美和子疑惑不解。

  而高木已经给柯南跪了。他娘的,高木自己是因为看过这次案件的动画,知
道幕后的黑衣组织不是那种喜欢挑衅警察的作风,所以才做出推理……

  没想到柯南硬是凭借零零碎碎的线索做出这样的判断,甚至还更进一步推测
出了真相——要是高木没记错的话,黑衣组织的琴酒和伏特加,确实一直在找小
哀姐姐吧……

  【不对!!!!】

  高木脑中灵光一闪,突然想到了什么。

  而柯南则是继续着他的推理:「之前在被罪犯抛弃的汽车那里,我们就知道
银行里有一名共犯,而当时我们完全不知道共犯是谁。在那个时候,虽然我觉得
车上的一些东西有些不协调,但现在想想,那其实是犯人给出我们的提示。」

  「提示?」目暮警部他们想了又想,没觉得有什么不对啊。

  「是的,就是提示。」柯南解释说:「五个装着十亿日元的铝合金箱子,和
车上留下的一副尺寸较小的面罩手套,怎么看都有些奇怪吧?」

  毛利小五郎还是一头雾水,而心思活络的佐藤美和子隐隐觉得明白了什么。

  「你是说……重量,还有尺寸不对?」美和子下意识地问道。她甚至完全没
有意识到,自己居然在征询一个小学生对于案情的看法。

  柯南点点头:

  「没错,1万日元的纸钞大概是1。25克,光是10亿日元的纸钞就有1
25千克,比一般的摔跤运动员还要重上一些。」柯南解释道:「从车上留下的
手套和面罩来看,犯人的身材应该比较小才对,那么他是怎么做到在警察紧追的
情况下,快速地把125千克重的钞票从铝合金箱子里转移出去呢?」

  目暮警部和佐藤美和子点点头,心里有种豁然开朗的感觉。而旁边的毛利小
五郎则是不屑地瞥了一眼柯南,没好气地质问:「这有什么奇怪的?只要旁边有
个力气大的同伙跟着帮忙,不就行了吗?」

  「不是这样的,毛利桑。」都不需要柯南出面,佐藤美和子就有足够的理由
反驳毛利小五郎的推测了:「犯人既然准备好足够的时间和人手,把运钞箱里的
钞票全部转移出去,又怎么可能没有时间清除车辆里的证据?」

  说到这儿,美和子惊叹地看了一眼小不点柯南:「现在想想,车里那副手套
面罩,果然是犯人留下来迷惑我们警察的工具!柯南君还真是聪明呢!!」

  被夸了一通的柯南不好意思地挠挠头,心里却是一紧——糟糕,再这么出风
头下去,没准像高木这种推理能力强的,真要发现什么了!

  「啊哈哈哈,我只是模仿毛利叔叔平常的推理啦……」柯南卖萌熟练地让人
心疼:「而且高木警官也早就知道了。是不是,高木警官……诶,高木警官人呢?」

  柯南一头雾水,目暮警部他们也是面面相觑。原来不知道什么时候,高木已
经悄悄离开了现场。

  好吧,找不到高木背锅的柯南只好继续自己的推理。不过现在他倒是没那么
担心了,因为留在现场的,一个是糊涂大叔毛利小五郎,一个是和毛利大叔不相
伯仲的目暮警部,还有一个对自己不怎么熟悉的佐藤美和子。

  柯南继续解释道:

  「当时车辆上留下那副尺寸较小的面罩和手套,其实是犯人在提醒我们,他
们其中一名共犯的体型。犯人的目的,就是希望警察在搜查银行内部的共犯时,
锁定体型较小的嫌疑人。」柯南推理说:「很明显,女性员工肯定会进入警方的
搜查范围……」

  「……而这次犯人直接更是直接在广田雅美租的房子里杀人,就是为了再次
提示警方——公寓明面上的租客,又在银行里工作,身为女性体型娇小的广田小
姐,肯定和银行抢劫案摆脱不了干系!」

  目暮警部连连点头,觉得柯南说的很有道理,赶紧叫过旁边的部下,雷厉风
行地吩咐搜查一课的警员全城搜查广田雅美的踪迹,同时又让佐藤美和子向警视
厅总厅报告,申请对广田雅美的全国通缉令。

  完事后目暮警部想了想,又有些不理解地追问了一句:

  「可是犯人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

  目暮警部疑惑地问道:「按照经验,犯罪团伙的内讧,绝大多数都是因为分
赃不均而导致的……可这10亿日元应该在之前开车的犯人手上,不可能在一直
在银行上班的广田雅美手上啊?犯人这么急着让警察通缉广田雅美,如果不是为
了拿到钱……又是为了什么?」

  柯南面色凝重地低下来头。没错,这也是他无法理解的地方。

  就像目暮警部说的那样,一直在银行上班的广田雅美,应该是没有时间接手
被抢走的10亿日元的。假设一共有三名犯人,那么10亿日元不出意外,会在
这间公寓的死者,或者杀人法手上——无论是哪种情况,目前这10亿日元肯定
已经归杀人犯所有了,跟广田雅美毫无关系。

  那么为什么,犯人一定要让警察通缉广田雅美呢?

  难道是希望借警察的手,除掉最后一名潜在的竞争者?

              (未完待续)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