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文学城

【为了儿子的未来 妈妈投入他人怀抱】第四章 第五章

第一文学城 2020-11-23 03:07 出处:网络 作者:我中有我
作者:我中有我 2020/10/28 首发于第一会所 字数:10880   写在前面,本想把手中存稿慢慢发出去,但有不少人回复希望先睹为快,那

作者:我中有我
2020/10/28 首发于第一会所
字数:10880

  写在前面,本想把手中存稿慢慢发出去,但有不少人回复希望先睹为快,那
就把我剩下的都发出来,但一来手中已没货了,二来没空再写文,得先断更一段
时间,预计12月才会在动笔。

  如果支持还是请给予红心和回复,写这个又不收费,你们的支持才是创作下
去的原动力

                第四章

  这一天晚上又是我和妈妈心得交流时间。

  「小鹏,那天晚上我帮你打手枪,你的肉棒就已经是硬的啦!而妈妈也没和
人发生关系,你说为什么呢?」

  「妈妈,我想了想。虽然那天晚上只有我们两个。但是你说的那些话还是激
发了我绿母的欲望让我有感觉所以才变硬的。」

  「那是不是以后只要我配合你说说胡话你就可以硬挺了?」妈妈高兴的说。

  「一定会有帮助的,不然我也不会晚上要求妈妈跟我做交流啊,只是我认为
如果长时间只限于动动嘴,却无实际行动,那可能久了小弟弟又会没有反应了。
那么妈妈你又喜欢哪个类型的男人呢?好男人,坏男人,年轻的,中年的,文质
彬彬的,一身匪气的?」

  「妈妈其实没有喜欢特定类型,如果不是被逼着要为你的未来做打算,我根
本就没想过再找其他人了。但真要说的话应该是我爱他,他也爱我,不会对我变
心让我再次受到伤害的男人吧!」

  「这样太笼统了,那最近妈妈参加的活动有没有遇到心仪的对象?」

  「这还真是一个都没有,小鹏你会觉得妈妈这样的进度太慢了吗?但妈妈还
真是放不开,无法主动去接触其他男人呢!」

  「哈哈,我说过我还年轻,办法还是可以慢慢的想。妈妈你顺其自然就好了,
绝对不要有太大的压力。」

  「那小鹏希望妈妈找什么样的对象呢?可以说说让我参考参考。」

  「那我说了妈妈不要介意喔!为了可以满足我的绿妈情节,我希望妈妈可以
找个性欲旺盛的壮男,最好还有个大肉棒,让他每天都缠着妈妈,和妈妈发泄彼
此的欲望,让妈妈爽到不要不要的。」说着说着我不禁把大牛带入这个角色。好
一段时间妈妈都没再传信息过来,我都以为妈妈下线了,还是妈妈生气不理我了,
心里有些不安。还好之后妈妈再次传来联系,只是已经转移话题。

  「小鹏,就算妈妈真的跟别人做爱了,当下你的肉棒也变硬了。但之后会不
会又变软了,这样会不会只是治标不治本,真的可以让你复原过来吗?」

  「这个,妈妈,既然我们现在只有发现治标的方法,也只能尽量去尝试然后
再看看后续如何了,而且治本的方法嘛也未必真的就没有啊!」

  「小鹏你有想到彻底痊愈的方法吗?赶快说说。」

  「其实只是个粗步的猜测,是不是这样谁也不知道,而且对妈妈也太过牺牲
了…」

  「这没什么,先说说让妈妈知道也好。」妈妈焦急的问到。

  「那好吧,这个方法就是」一时绿妈一时爽,一直绿妈一直爽」。」我不好
意思回应到。只是这次妈妈不在有回应,妈妈竟然没给我回复就直接下线了!!!

  也是,在这段时间的交流谈话中,我明白妈妈最多就只是想再谈一段感情,
但也仅只如此。肯定还是把我放在最重要的位置,我想妈妈也没打算再婚。之前
跟我说的那些胡话,我感觉妈妈就只是用来刺激刺激我而已,恐怕妈妈自己也没
有要当真。但此刻我的一番话语却有彻底将妈妈推向别人怀抱的打算,一时间她
也不知该如何是好。「早知道就不要顺着自己的感觉说出那番话来,明天早上见
面又不知会多尴尬。」此时此刻我也只能怀着忐忑的心情入睡。

  隔天早上我跟妈妈又要去晨跑,这一次我跟妈妈都还有些尴尬,所以我也无
心去欣赏妈妈跑步时的曼妙身材,一个劲的埋着头往前冲。等我注意过来时才发
现我和妈妈已经分开了,想了想我先跑到终点等候妈妈,只是过了一段时间以后,
妈妈还是没有出现,我觉得情况不对劲连忙回头去找。之后在寻找过程中听到有
人呼喊的声音,赶紧往前过去查看,只见在一处空地上,妈妈竟瑟瑟发抖地躲在
大牛的背后,原来他们的面前竟有三只凶猛的藏敖正对着他们虎视眈眈。「要命
啊!这是谁家的畜生啊!每一只都好大好凶啊,该怎么办啊。」我在一旁焦急不
已,此时大牛和妈妈也都没注意到我。终于三只藏敖冲向大牛和妈妈,而大牛也
拿出狠劲,赤手空拳的与三只恶犬对抗。由于出路被恶狗挡住,逃不出去的妈妈
也只能害怕的躲在后面看着大牛与三只恶犬的厮杀。人在危难中爆发出的潜力是
无限的,尤其是像大牛这样壮硕之人,大牛仿佛感觉不到痛楚一般,哪怕自己被
藏敖恶狠狠地咬下去,他也要阻挡任何一只恶犬靠近妈妈,最终伴随着大牛的吼
叫与犬只的哀鸣,大牛取得了最后的胜利。三只恶犬两死一残废,我长这么大还
是第一次见到仅凭拳头就能活活打死藏敖的人,但大牛付出的代价也是惨重,全
身被咬的伤痕累累,有些伤口深可见骨。而跪在地上的妈妈还不敢相信眼前所发
生的一切,愣愣地看着大牛,之后才慢慢缓过神来。

  「大牛你没事吧!」嘴上这么说,我还是先跑到受到惊吓的妈妈身边,安抚
她给她拍拍背压压惊。「先不要管我,快去看那个…」忽然妈妈停下话语,有些
惊讶地转头看向我。「你竟然知道他叫大牛,你们认识?」此刻妈妈竟用充满疑
问的眼神看我,恐怕她都快要怀疑之前被他强暴是我一手设计的。「这个等一下
再谈先救人比较重要。」我赶紧道。妈妈这才想起还有一个重伤患在旁边,连忙
站起身,但一声惊呼又坐下了。我这才发现原来妈妈自己脚也扭伤了,估计是为
了闪躲恶犬时造成的。

  但这时又有人冲了过来,看起来像是狗主人,只是这个王八蛋不但不为恶犬
伤人的事情道歉,还大呼小叫的说我们打死了他的纯种名犬要讨赔偿。一阵扯皮
后,最终那个王八蛋勉强同意先送大牛去看大夫,之后再找真正的狗主人跟我们
讨赔偿。「小鹏跟妈妈说说这到底怎么回事?」趁着空档妈妈向我问起话来,我
就把认识大牛的经过还有他的故事一五一十的全说出来。此时救护车也终于抵达
了,妈妈对我说「小鹏,妈妈先陪他一块去医院,你自己先回家。」我也只能点
头答应,看着妈妈一拐一拐地送大牛上车,之后救护车载着我妈和大牛一起离去。

  今天一整天我就待在家里,等待妈妈回来或是联络我。只是一整天我都静不
下心来,无论上网还是看电视都毫无兴趣。「瞧妈妈最后看大牛击退恶犬时那痴
痴的眼神,不会是看上大牛了。不会不会,英雄救美那套不流行了。妈妈应该只
是感激大牛才对,毕竟若不是大牛舍命相救,妈妈的后果可能不堪设想。那妈妈
会不会舍身报答大牛的救命之恩呢?想多了,想多了。」此刻心中的小剧场不断
上演,虽然感觉兴奋,不过小弟弟毫无反应。「他妈的,你这个小弟弟真难伺候,
都这样了还不给硬。」打不起手枪的我只好去翻翻之前做梦的纪录解闷。到了晚
上,妈妈才打给我说明天才回去。「看来晚上留在那里照顾大牛了,哼!为救我
妈所受的伤也算值了。」

  晚上睡梦中又是一场绿妈梦,这次是在一个古色古香的房间中,但布置的像
是新婚的房间。妈妈正坐在床上,头上盖着盖头,只是身上并无穿上红色嫁衣,
上半身只有一件红色肚兜,下半身则是红色丁字裤,红??色吊带丝袜再搭配一
双红色高跟鞋。感觉不伦不类又充满着淫靡的氛围。终于新郎倌登场,一看就是
大牛。只见大牛掀开妈妈的盖头,露出妈妈娇羞又精致的脸蛋。接着大牛蹲下来
慢慢脱下妈妈的高跟鞋,一脸沉醉的闻着妈妈的红色丝袜美脚。之后像是小鸡啄
米般从美脚一路亲吻上去直到妈妈的私密处,在大口吸闻着从中发出的沁人心脾
的女人香。之后一把将妈妈抱到了床上,放下了红色的帷幕,把整个春光都锁在
了里面,只是床上两人纠缠滚动的身影投射到帐子上,确又是如此清晰。妈妈在
大牛黝黑的身子底下婉转承欢着,伴随着急促的呼吸声与呻吟声,之后只见大牛
将脸贴到妈妈的脸上,呻吟声又转为亲吻之声,两人下半身的结合处发出啪、啪、
啪的声响。过了一段时间后红色帐子上,妈妈一双玉手的剪影先是在虚空中胡乱
挥舞再紧紧抓住大牛的背部,两条红色丝袜美腿更早早就紧紧夹在大牛的腰上,
随着大牛腰部的摆动晃呀晃。最后妈妈发出一阵高亢的呻吟声,呻吟声充满了极
度的愉悦和说不出的解放感,看来妈妈是达到高潮了,而我也在妈妈发出的最后
呻吟声中醒来。「妈的拼了,干脆想办法让他们两人凑在一起好了。」我看着再
次硬起的小弟弟想道。

  当然想归想,隔天早上起来后,经过昨晚发泄后又进入了贤者模式。觉得以
大牛的身分地位实在配不上我妈妈,可是一想到妈妈和大牛两者不同身份的反差
感,若真的在一起还蛮让人觉得挺刺激的。我就这样胡思乱想着起身去晨跑,也
不知妈妈现在怎样了,从昨天早上离开到现在都还没回家。结果等到下午时门铃
声响起,我以为是妈妈,兴奋地去开门,没想到打开门出现在我眼前的竟然是
…。

  「胡天宝,你怎么会来我家,不对,你怎么会知道我家的地址。」

  「郑公公,我自己也很讶异啊!没想到打死我家养的狗的人竟然与你有关系,
也好,真是天赐良机啊!」

  「你说什么,昨天那三只藏敖是你家的。」

  「废话别这么多,你只要跟我去一个地方就对了。但在那之前,给我打,打
到连他妈妈也认不出来。」

  他的那群手下从他身后窜出,再次痛扁我。幸好这次虽然打的也重,但没上
次那样差点要我的命,就这样被他打成猪头的我,就被他们带到了医院。

  「小鹏,你没事吧!你们怎么可以这样。」一脸憔悴的妈妈看到我这副惨状,
吓得赶快将我护在身边,不让他们在继续在伤害我。这时我们正在一间VIP病
房内。床上躺的正是大牛,只见他神情紧张地望着我,不,是望着我妈妈。怕这
些歹人伤害她。而我看到一群人正护卫在一个人身边,他是个颇有威严的中年男
子,此刻正坐在椅子上看着我们。

  「我是胡霸!」他只简单回应道。

  「把你们全叫过来,是有原因的。废话不多说,昨天这个大牛打死我养得狗,
起因是这女人,你是这女人的儿子,你们都有罪。」

  「你,你们的人管不住狗,放狗出来咬人,难道就是对的吗?我们也只是自
我防卫而已啊。」我害怕得回应道。

  胡霸只是冷冷地看着我,做个手势,他的手下就把昨天那个王八蛋带到我们
面前,只是那个人身上已没一块好肉。牙齿被拔光,十根手指被折断,全身伤得
比躺在床上的大牛还重,在不救治大概也活不了了。

  「这个废物,连狗都管不住,我已给他教训了。本来若你们被咬,我也铁定
会赔偿医药费。就是在一般状况下,那些狗死了就死了,我反而还会欣赏竟有如
此勇猛的人物,一定会网罗他让他成为我的手下。可是…。。」突然胡霸身上发
出狠戾的气势。

  「刚好那些狗是我要用来参加地下斗犬赌赛用的,这涉及到很大的利益,结
果还没开始就被你们宰了,你知道我他妈的要输多少钱吗?这个婊子干嘛那时候
要出现在我的狗面前,这个民工又他妈逞什么英雄救什么美。你说你们该不该去
死?」胡霸激动得咆啸道,但外面都没有人进来,我猜医院这一层都被他给包下
了。

  「那你现在到底要我们怎么样?」妈妈颤抖着说道。

  「两条路,第一条,你儿子跟这个男的全身器官都要拿出来卖,妳则高价卖
给国外客户做性奴隶,虽然赔偿的金额跟我输的赌局比起来只是九牛一毛,但多
少出一口恶气。」胡霸冷冷说道。

  「不要啊!」听到胡霸要我的命,妈妈害怕的将我抱得紧紧的,我也颤抖着
依靠在妈妈的怀中。

  「那第二条就是请这个大牛代替我那三只畜生去参加比赛,既然可以打死三
只,比赛中一样可以在打死三只,若赢了,我不但不再追究还可以给你们一大笔
钱,不过若输了,这个大牛就会被另外三只畜生活活咬死,而妳和妳儿子一样是
第一条路的下场。」胡霸再次说道。

  这时的妈妈只能望向大牛,双眼满是乞求。大牛看到后对胡霸说「我可以答
应你,但你得保证比赛前不能伤害她们母子。」

  「可以,不过为了怕他们逃跑,天宝,你带一群人,现在开始待在这对母子
身边,如果他们逃跑,你知道该怎么做。」

  「好的,爸爸。」胡天宝一脸得意看向我们。

  「不可以,这家伙想对我妈妈不利,你们换一个。」我鼓起勇气道。

  「哼!就算对你们怎样我也无所谓,多少出口恶气。不过,这确实会影响到
大牛的比赛心情。天宝,平常你想对这个女人做什么,我不管。但是,不能真的
上了她。」

  「可是,爸爸,如果是这个骚货求我上她呢?」胡天宝坏笑道。只是还没笑
完就被胡霸一巴掌扇到地上。

  「你他妈的,少跟我玩花样,就是这婊子吃了春药求你上她也不行,若你真
上了她,我就阉了你,别怪我无情,你他妈的不会以为没有了你,老子就没别的
儿子了吧!」

  胡天宝趴在地上,瑟瑟不敢说话。但毕竟父子之间还是有感情的,胡霸想了
一想说道「虽然不能真的上她,但其他的我就不管。而且,若赌赛结束后,如果
我们输了就留给你做性奴隶,玩腻了再拿出去卖。但是若我们赢了,如果她还是
愿意留在你身边,你想怎样就怎样,甚至想娶她我也不管,反正这年纪还是来得
及生孩子的。」胡霸说完后再认真地打量妈妈后说道「我儿子的眼光还是不错的,
不过如果比赢了而她不打算留在你身边,那你也不能勉强人家。咱们还是要讲信
用的。」

  「我知道了爸爸。」意思是若能在比赛前凭手段得到妈妈芳心,比赛后就能
拥有她。胡天宝高兴想到。

  就这样在我们根本无法拒绝的情况下(拒绝就是死),我们只能接受这不平
等的条件,我跟妈妈则被胡天宝和他一众手下带往暂时的住所。而大牛则留在病
房继续休养,胡霸为了赢得比赛必定会找最好的医生,倒也无须为大牛担心。只
有妈妈,我不知怎样做才能让妈妈逃离虎口,只能走一步算一步。由于妈妈忙到
现在都没回家,自然不会换衣服,还是昨天晨跑的装扮。紧身T恤,运动短裙,
跑步鞋,再配上绑上的马尾,实在是青春亮丽。再加上为了配合我的要求特意穿
上的透明肤色裤袜,使的一双美腿更加修长性感。看的胡天宝眼珠子都快掉出来,
这时没有胡霸的压力,开始对妈妈动手动脚起来。只是妈妈不客气地将他的狼爪
拍掉。胡天宝当然也不会客气,虽然舍不得打美人,但舍得打我啊。自然又是一
群手下往我身上招呼,而妈妈则被胡天宝抓住不让她过来我身边,无奈之下妈妈
只好答应不再反抗,而胡天宝也保证只要妈妈乖乖配合就不会对我怎样。就这样
春风得意的胡天宝一只手紧紧搂住妈妈的腰,手掌不时往下抚摸碰触妈妈圆润的
丰臀,甚至不时大力的揉捏下去,妈妈吃痛惊呼一声,看了看鼻青脸肿的我一眼
后露出苦笑,就只能默默随他们抵达暂时的住所。

                第五章

  在到达目的地后,胡天宝就急匆匆准备将妈妈抱进房间,但这时…

  「胡天宝,你可不可以先等一下。」妈妈说到。

  「呵呵,雪姐你叫我天宝就好,同样地我也叫你雪姐吧!这样我们两人才比
较没那么生疏啊!」胡天宝边说边抚摸妈妈美好的娇躯。

  「那好,我就叫你天宝,天宝,你爸爸说过不能真的上了我,对不对?」被
摸的有些受不了的妈妈喘着气说道。

  「没错,但过过手瘾,看看美人的裸体还是可以的。」胡天宝说着说着已经
把一只手伸进妈妈的衣服内,开始搓揉妈妈的美乳。

  「嗯嗯!!但我有些信不过你,在房间内只有我们两个,你若真把我上了其
他人也不知道。」

  「雪姐是想要在这里让大家看我怎么玩你吗?雪姐真开放,我比不上。」

  「不,不是的。只要房间内有我和你再加上小鹏就行了,我也不想在这么多
人面前出丑。」

  「叫什么小鹏啊!以前在学校他都被人称作郑公公。嗯!如果你叫他小鹏子,
并要求他在我们身边伺候我们,那我就同意。」

  「那,那小鹏子请你等一下在房间内伺候我们,好吗?」妈妈羞红着脸说出
这番话。

  胡天宝和他那群手下哄堂大笑起来。

  「你们几个就先把小鹏子绑在椅子上之后再抬进来,记得出门时要关门啊!」
说完就抱着妈妈先进入房间了。

  于是我就被他们牢牢的绑在椅子上再被送进房间里,此刻房间内就剩下我们
三人。胡天宝正坐在床边,而妈妈正坐在胡天宝的腿上,靠在他的怀中,这时胡
天宝正亲吻着妈妈美丽的脸颊,性感的双唇,玉颈和香肩。并且不时低下头,隔
着紧身T恤,含舔着妈妈的硕乳,双手则在妈妈身上到处揉捏,弄得妈妈娇喘不
已。见我进来以后,胡天宝就让妈妈躺在床上,自己则脱下妈妈的运动鞋,由于
从昨天早上到现在鞋子都没脱下过,此时妈妈的一双丝袜美脚上有一丝淡淡的酸
臭味。此时的胡天宝将妈妈的一双美脚放在面前,大力地嗅了一口。

  「别,别闻啊。现在脚应该臭臭的,让我去洗一下吧。」爱洁的妈妈此刻看
着自己一双快两天没洗的美脚被人这样闻,感到非常羞耻恨不得找个地洞躲起来。
却全然不知她这样的表情,这样的语气再加上这一双酸酸臭臭的丝袜美脚。完全
激起了胡天宝的兽欲,此时他就像发情的公狗般,不断闻着,啃咬着妈妈的美脚,
越闻越兴奋,越咬越开心。

  「啊!啊!不要,痛啊!住手,不是,住嘴啊!」美脚被咬的妈妈痛到有些
语无伦次起来。但妈妈的身体也开始躁热起来,看来一双美脚是妈妈的性感带。

  「抱歉了,雪姐。第一次本想对你温柔点,只是你的这双骚脚实在是太诱人
了。真没想到你这样性感又漂亮的大美人,一双丝脚居然也会是臭的。但是这个
臭味混和你本身的体香却又相当迷人。」满足口腹之欲的胡天宝依依不舍的吐出
妈妈的丝袜美脚说道。

  「你,你,你,我,我,我。」脸红的像一颗苹果的妈妈根本说不出话来,
这是第一次妈妈被这样粗俗的赞美,从没想过没洗的臭脚竟然对眼前的男人有如
此大的诱惑力。美脚上布满口水和牙印,透明的丝袜也被弄成深色的。

  尝够美脚以后,胡天宝开始脱妈妈的衣服,妈妈挣扎一会儿后还是被他扒个
精光,就连胸罩也被脱下,裤袜里的内裤也先用剪刀剪开在大力扯下,此时的妈
妈全身仅穿一件透明肤色裤袜之外再无寸缕。妈妈的肌肤光滑白晰就像一只白白
嫩嫩的大白羊,即将被胡天宝这只大野狼一口吞下。胡天宝两眼放光也脱光自己
衣服爬上床去。

  「天宝,你保证不能真的上我。」妈妈有些害怕道。

  「知道,不必一直提醒。但其他的就随我心意,我要在比赛前把你变成欲求
不满的欲女,等比赛结束后,亲自爬上我的床求我干你。」胡天宝双手不断游走
在妈妈白嫩的身体上说道。

  「来,美人,先让我们来个心心相印。」说完后,胡天宝压在妈妈的身上,
两人面对面,重点是胡天宝的胸膛压在妈妈的硕乳上,硕乳被压成两块乳饼,胡
天宝慢慢摆动自己的身体让被压在自己胸膛下的乳饼跟着转动。被胡天宝压在身
上的妈妈有些难受,嘴上发出哼哼的声音。但之后性感的双唇就被胡天宝的臭嘴
堵上,妈妈看了坐在椅子上的我一眼后,就闭起眼睛被迫接受胡天宝的湿吻。看
着妈妈被胡天宝压着,两人的胸部不断的摩擦,就连吻在一起的嘴唇,恐怕里面
的舌头也缠绕在一起了,我的肉棒当然也是硬了起来,只是看着妈妈终究是为了
我的安全才被迫接受胡天宝的欺负,我实在兴奋不起来,双眼也不禁湿润起来。

  玩够妈妈的香唇和硕乳后,胡天宝爬起身又在探询下一个风水宝地。这次打
量起妈妈的私密处来。只隔着透明丝袜,私密处的形状还是一览无遗,但又带着
朦胧的感觉。看了一会儿后胡天宝就用手抚摸起妈妈的私密处,虽然不是自愿,
但是在被抚摸的情况下,妈妈也开始有了感觉,私密处也渐渐湿润。摸一阵子后
胡天宝伸出一根手指隔着丝袜慢慢,慢慢的插入妈妈的小穴中。

  「啊!」妈妈发出一声尖叫声,全身突然绷得紧紧的,显然没意料到会发生
这种事,只见胡天宝的手指开始自由进出妈妈的私密处,速度由慢至快。妈妈开
始不住发出喘息声,后来一根改为两根手指,妈妈终于受不了,喘息声改为呻吟
声,私密处也开始流出爱液,弄湿了胡天宝的手指。

  「啊…啊…不行了…。喔…。喔…。啊…要死了…啊…。」或许是因为与我
的交流和我绿妈的欲望,妈妈这次感觉比大牛那次还放得开。过了数分钟后,妈
妈突然一阵抽蓄,私密处喷出大量爱液,她高潮了。见状,胡天宝的脸赶紧靠到
妈妈的小穴,大口大口吸允着妈妈的琼浆玉液。

  「啊…啊…不要啊!…脏…。啊…真的不要啊…啊…。」还在高潮快感中的
妈妈开口拒绝胡天宝的吸允,这也算是妈妈第一次被人口交,一时间接受不了。

  「不脏,不脏。不管是你的脚还是你的小穴都是不臭不脏,老子我还要吃一
辈子啊!」胡天宝叫到。

  即使妈妈痛恨胡天宝对她的侵犯,更痛恨他对我的伤害。但此刻当一个男人
如此直白的对一个女人的身体表达如此热烈的眷恋与占有,妈妈的心里还是不禁
产生了异样的情愫。

  「雪姐,我的好雪儿,妳也高潮过了。那接下来也让我爽一下吧!妳放心,
我不会真的上妳,但是要让我发泄发泄。」说完胡天宝让妈妈翻身变成趴在床上。
用他只比大牛小一些的狰狞肉棒狠狠的顶在妈妈的丝袜美臀上,大鸡巴在丝袜臀
肉上大力的摩擦耸动着,妈妈趴在床上,双手抓紧床单,紧咬牙根闭着双眼,在
儿子面前承受这份屈辱。过了十分钟后,胡天宝终于心满意足的发泄出来,大量
浓稠的精液喷的妈妈的丝臀,美背和头发到处都是。

  「小鹏子,你看的还满意吧!别说我不够朋友,这件雪姐的丝袜就送给你打
手枪吧,我要跟雪姐一块洗香香啦!哈哈哈哈!!!」嚣张地说完以后,胡天宝
就先将妈妈的透明丝裤袜脱下丢到我的脸上,之后抱着妈妈进到房间内的浴室进
行冲洗。过程中妈妈都红着脸不敢看我。在他们洗鸳鸯浴的过程中,我被胡天宝
的手下松绑后带出房间外,此刻我拿着妈妈的丝袜,在胡天宝手下的讪笑声中蹲
在客厅某个角落。之后胡天宝和妈妈都待在房间内不再出来,连饭菜都是有专人
送进去的,我如同嚼蜡的吃着我手中的食物,一直盯着胡天宝和妈妈的房间。明
明都是被侵犯,明明肉棒都是受到刺激变硬,但此刻我感到更多的是屈辱,难过,
担心与害怕。这一晚我失眠了,这一晚房间的大门也都没在打开。

  到了第二天中午,房间内才传出动静。「怎么搞到现在才开门,是昨天弄到
太晚,还是早上起来又有活动。」对胡天宝能这样和妈妈睡到这么晚,我感到又
羡又妒。出来后的妈妈还是那套晨跑的服装。也是,这里似乎没有换洗的衣物。
妈妈出来后看着我,脸上露出关切的眼神,我看到后也是心中一暖,只是一只不
合时宜的臭手突然出现,搂住妈妈的柳腰,还不时地抚摸妈妈那运动短裙下的大
腿,由于昨天脱下的丝袜还在我的口袋里,妈妈现在没穿丝袜,但是由于妈妈本
身的肌肤天生就是雪白光滑,即使是裸腿也是相当耐看。

  「雪姐,这几天委屈妳了,待会吃点东西,我在带妳去买些衣服,顺便逛逛
街散散心。」胡天宝一副以妈妈男朋友的身分替她做决定。

  「其实不用这么麻烦,只要回家里拿些换洗衣物就行了。」妈妈淡淡的说道。

  「那怎么行呢,这样就显示不出我追求雪姐的诚意了,一切听我的安排吧!」
胡天宝手一挥,不容拒绝道。

  「那小鹏他…」妈妈担心地看着我。

  「小鹏子就留在这里吧,别来当电灯泡。」胡天宝说完后还狠狠瞪了我一眼。

  「但,但是我希望小鹏他…」妈妈看着我犹豫地说道。

  「要他做什么?」胡天宝问道。

  「为,为了让他留在身边伺候我,帮我拿东西,跑跑腿。」为了让我留在妈
妈身边不被欺负,妈妈只好违心地说道。

  「哈哈哈,好,我知道了,但若真要让他留在我们身边,今后雪姐只能叫他
小鹏子喔!否则我就另外找地方把他关起来。」为了离间我们母子的感情,胡天
宝恶意说道。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妈妈也只能无奈点头答应。就这样吃过
午饭后,我们就出门逛街。但还是有两名手下跟在我们身边,一但我有逃跑的举
动,抓到一定大刑伺候,而妈妈就由胡天宝专门招待,只见他像橡皮糖般黏在妈
妈身边,赶也赶不走。

  先来到一家服装店,买了几件要换的衣服,每次妈妈试穿时,胡天宝总是挤
进试衣间,说要为她评鉴,当然顺便占占便宜。等出服装店时。再来就到了内衣
店,这内衣店里面陈列着各种款式的女性内衣内裤,有许多件看起来都相当性感,
穿在妈妈身上就更不得了。这一次试穿花的时间特别久,因为胡天宝说像妈妈这
样出色的大美人,内衣裤就必须是上下同一款的,而且除了内衣裤,最好再搭配
丝袜让整体造型协调一致。胡天宝自然要求再度担任评鉴员,与妈妈一起在试衣
间里,看着妈妈试穿各种款式的内衣,内裤,还有丝袜,并不时伸出咸猪手对妈
妈的身体揉揉捏捏的,占尽各种便宜。等从内衣店出来时,妈妈都被摸的有些软
脚了。之后胡天宝又牵着妈妈的手来到鞋店,由他或妈妈选出要穿的高跟鞋,而
胡天宝在亲手为妈妈穿戴上去,一开始妈妈还有些尴尬,但是在看到胡天宝像是
抚摸自家珍宝般握着妈妈的丝袜美脚在套进高跟鞋中,几次以后,当胡天宝要帮
妈妈换鞋时,妈妈已经开始习惯的伸出自己的美脚来到胡天宝面前。发现妈妈的
变化的胡天宝忍不住在丝袜美脚上亲了一下。

  就这样等妈妈买完衣服鞋袜后,此时的打扮已是一身蓝色紧身裙,裙子只到
大腿中段,穿上一件高档的浅灰色丝裤袜,在配上10公分高的高跟鞋,之前穿
过换下的衣服打包由我拿着,若说晨跑时妈妈的打扮看起来是青春亮丽,那么现
在的妈妈给人的感觉就是风情万种。美人实是上天恩赐的造物,不同的打扮都带
给人不同的感受,不只我和胡天宝的眼睛离不开妈妈身上,街上路过的男性也都
不由自主地看向这位大美人。这时后胡天宝忍不住冲上前去,强搂住妈妈的纤纤
柳腰,两个人肩并肩挨在一起,从他们背影看过去颇为协调,虽然胡天宝仍然是
一个人渣,但外在条件确实很好,高大的身材配上帅气的脸庞与妈妈这样的大美
人确实登对。而妈妈心情此时也好了许多,毕竟一个多金帅气的年轻男子把妳当
成宝,多少让妈妈身为一个女人的虚荣心得到满足。

  此时妈妈提出要到医院探望大牛的要求,对此胡天宝当然是满脸的不乐意。
虽说大牛是胡霸能否赢得地下赌赛的重要关键,但赌赛是他老爸的事,身边的美
人才是属于他的。看着妈妈的性感装扮,此时他早已迫不及待想带妈妈回去将她
就地正法,虽然不能真的上了她,可是他还是想在床上跟妈妈彼此探索对方的身
体,发泄彼此的欲望。可是架不住美人的软磨硬泡,再加上妈妈答应晚上会尽量
满足他的需求。快忍不住的胡天宝只好先匆匆的带着妈妈来到医院,在VIP病
房内,此时的大牛正陷入深沉的睡眠中不得被打扰,听医生的说法虽然病人好得
快,但要在几天内就彻底痊愈那是不可能的,这样一来,几天后一身是伤的大牛,
再度面对同样凶猛的三只藏敖情况恐怕很不乐观,最可能的结果就是在场上被恶
犬活活咬死。而胡天宝现在被妈妈迷的神魂颠倒的,到时他爸爸转手将妈妈送给
他,恐怕妈妈以后的日子就得跟他过了。以目前的情况,若妈妈被胡天宝搞大肚
子还是有机会转正变成他老婆的,或许妈妈未必乐意成为他的老婆,但这已是目
前最好的结果,而我自己大概就是要遗爱人间,奉献出全身的器官吧!想到这里
我不禁颤抖起来,绿妈的快感此刻完??全烟消云散,当死亡如此靠近我的时候,
对于只是渺小的凡人的我来说真的只有恐惧。胡天宝和妈妈都看到我不堪的表现,
胡天宝只是冷笑着,而妈妈对我的担忧更胜于她黯淡无光的未来,妈妈不禁转头
再次看向沉睡中的大牛,对这个深深伤害过她又曾经拯救过她的男人,她的心感
到矛盾不已,但一想到他是解救我最重要的关键人物,心里只能暗自向神明许愿,
希望这男人能有奇迹可以康复并获得胜利以解救他的儿子,那怕之后为大牛做牛
做马她也愿意,如果大牛还是搀她的身子,她也向神明发誓永远做他的性奴,一
身性感打扮的妈妈愣愣的望着大牛想到。

  当我们回去时天色已晚,吃过晚饭后。胡天宝迫不急待地以公主抱的方式抱
着妈妈进入他们的房间,妈妈以一种欲言又止的眼神看着我,我们母子间的默契
让我瞬间明白,妈妈是想要我出声,要求一起进入卧室,一来监督胡天宝不让他
真正上了妈妈,以此保护妈妈,二来就是让我观看他们的互动以满足我的绿妈情
节。只是此时此刻的我,一来竟不想破坏他们现在这种美好的氛围,二来犯贱的
我又想要知道胡天宝到底会不会不顾他老爸的禁令,在这种情况下彻底占有妈妈,
直到他们进入房间时我都没有出声,只是愣愣地看着他们。感觉妈妈似乎也有些
知道我的想法,在那一瞬间我望向妈妈,她的眼神中带着失望与遗憾,房间的大
房就此关闭,而我与妈妈原本亲密无间的母子关系也开始产生裂痕!!!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