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文学城

【美少妇的哀羞之狗尾续貂】(15)作者:wheretogo48

第一文学城 2020-11-17 03:04 出处:网络 作者:wheretogo48
               (续15)   「怎……怎么回事?」美丽的OL察觉到自己身体的异样,联想到之前男人

               (续15)

  「怎……怎么回事?」美丽的OL察觉到自己身体的异样,联想到之前男人
们奇怪的话语,忍不住流露出惊恐的神色。

  「怎么样?刚被操完就又开始想男人了吧?哈哈哈哈……」回答她的,是男
人们志得意满的淫笑声。

  明明……明明自己是到了高潮的啊,曾经的冰山丽人如今经常被玩弄地一天
要到个十来次高潮,可以说这种事恐怕比自己的工作都要熟悉几分,绝对不可能
搞错啊。可是,身体真的还是好热……

  拔出肉棒的刘副总,伸手托起了丰满的美臀,俯下头仔细观察起来:「果然,
这贱货的阴蒂已经肿起来了。」

  「看起来你这条母狗就知道享受高潮,却一点都不了解什么是高潮啊。本少
爷今天就大发善心给你解释两句吧。高潮本质是大脑里多巴胺变成正常值的两倍,
从而导致对中枢神经的一系列影响,刺激你身体缺氧、发出浪叫、浑身颤抖、乳
头变硬、骚逼夹紧等等连锁反应就叫高潮。再然后,多巴胺会下降回复到正常值
而告终。可是用了基因配对药水后,这个过程被彻底改变了。」

  看着目瞪口呆不知所措,却又布满红晕满脸春情的艳丽脸庞,John兴奋
的继续说着让欣恬云里雾里的术语:「现在的你,如果在高潮时你的两个骚肉洞
中任意一个能得到符合特定基因——也就是我——的精液,你的多巴胺水平会上
升到正常值的4- 5倍,然后慢慢下降到正常水平的50% ;可如果得到的精液
不符合基因,那么你高潮时多巴胺还是达到原来的2倍,可之后后的多巴胺只会
略为下降,比如到正常值的1。5倍;最后的情况是,如果高潮时,你的两个肉
洞都没有精液,那么多巴胺最高值也达不到原来的两倍水平。」

  「简单说结论,我的精液对你来说就类似于特制的甲基安非他明——好吧,
看起来你这个胸大无脑的婊子听不懂我在说什么,换你听得懂的话说:以后你靠
自慰永远到不了真正的高潮;被别的男人内射就等于涂了春药;而被我中出则会
爽到哭出来,然后会每天想着我的肉棒,离了我的肉棒就活不下去。」

  「为……为什么……会这样……求求你们……不要这样……饶了我吧……」

  感觉自己又掉进了一个更残酷的深渊的欣恬,抱着一丝侥幸结结巴巴的祈求
着,换来的却是John扬起手打来的两个响亮的耳光。被打懵了的清丽准人妻
脸上布满了泪水,却认命的不敢再多说什么,身上的灼热感跟蜜穴里的瘙痒让她
意识到,对方说的哪些话听起来像天方夜谭,但也许是真的……

  「现在,让我来好好检查下这药水的效果吧,哈哈哈……」

  被蹂躏到无力瘫软的娇躯终于被从拘束椅上解了下来,散发着炙热的美妙肉
体被带到了隔壁房间的沙发上,屈辱的任凭John搂在怀里肆意享用把玩着:
「看看这粉嫩多汁的浪穴,伸个手指进去就那么拼命的吸住,搞得我都不敢把手
指插入太深,怕被你吸进去拔不出来啊。」

  斜向跨坐在男人身体上的欣恬嘴唇微张发出了呻吟,双腿主动打开着,充满
淫靡与哀羞气味的露出自己本该是最私密的部位,无助的哭泣着任凭男人欣赏与
凌辱:「不要这样欺负我了……请用力的插进来吧……求求主人……」

  「别说的那么可怜,小贱货。明明是你自己太骚了,还好意思说我欺负你?」

  粗大的手指从阴唇之间残忍的拔出来,一边摸索着向上移动,探寻到了充血
凸起的娇嫩阴蒂,食指与姆指夹住轻轻的往上拉。

  「啊……」欣恬觉得自己全身的血液都向着自己的小肉核逆流而去,腰肢如
同条件反射般用力的向上挺起,全身僵硬了好一阵,才好不容易发出凄苦的叫声。

  「怎么这么大反应啊?」男人明知故问道。

  「那里……那里……好敏感……呜呜……」

  「敏感到被男人碰一下就骚成这样吗?下面的骚肉洞里淫水都像泉水一样喷
出来了啊。」

  「呜呜……」本该是凄惨的回响在房间里的自己的喘息声,怎么连自己听起
来都觉得这样淫靡,欣恬那双美丽圆润的大腿,正微微颤抖着努力向左右分得更
开些,只为了方便男人的手指继续回来玩弄自己私密的性器:「那里……那里…
…好多水……是为了……方便主人操进来的……呜呜……」

  「原来这里流这么多水是为了勾引男人嘛?」男性粗大的指关节在鲜红的媚
肉间缓缓深入,激起更响亮的呻吟声。语言和手指的挑逗让欣恬的肉欲一直在累
积着,她觉得自己的精神已经接近崩溃了,可是身体的需求让她不得不拚命的忍
受对方的凌辱,来换取得到宣泄的机会。

  「请您……来玩我吧……随便怎么玩都可以……」

  「随便怎么玩都可以吗?呵呵,这可是你自己说的。先证明给我看你到底有
多贱,如果让我满意的话,我会让你体会下什么叫真正的天堂。」

  「怎……怎么证明……」

  男人居高临下的无耻嘴脸,让欣恬充满了屈辱与愤怒,可肉体里反复积累而
又得不到宣泄的欲望,已经超越了她残存无几的羞耻度。在John用力拉扯着
脖子上狗链的示意下,欣恬不得不再次俯下身从男人身上爬下地面,四肢着地,
如同母狗般跟在男人的身后,爬向不远处的大床。

  【违禁内容,删除情节】

  欣恬忍不住松了口气,却觉得下体的瘙痒感又加重了几分,仿佛诚实的肉体
其实对于这样的答案很失落。

  「不过,你刚才不是说请我随便怎么玩你都可以吗?我想看看你会不会贱到
被XX舔骚逼都能爽到尿出来,你觉得怎么样?对你这种母狗来说,这不是什么
难事吧?」

  「我……我害怕……」看着在自己身边跃跃欲试的XX,跪坐在地的欣恬忍
不住下意识的双手抱肩,睁大的美眸闪现出楚楚可怜的泪光,动人的娇羞表情让
John觉得自己的胯下一阵胀痛。

  「害怕?别以为我刚回国就什么都不知道好不好,你跟你XX奸夫亲热的视
频要不要我发给David看下啊?来,怎么用不需要我再多说了吧。」

  欣恬看到John随手扔到床上东西,忍不住脸色苍白。熟悉的三捆XX绳,
让她终于明白自己接下来会面临怎么样的羞辱。

  欣恬倒吸了口气、咬紧下唇,泪珠像断线珍珠般源源滚落,任谁都看得出她
忍着无尽的羞恨的煎熬。只见她一言不发的返回床缘坐着,将手中的狗绳一一解
开,一共有三根狗绳,她爬上床熟练的将它们逐一绑牢在床头栏杆,接着将中间
那根较长狗绳的另一头扣在自己颈环上,再爬回床尾。可怜的欣恬,接下来要做
的动作一直令她十分痛苦和羞恨,虽然已经不是第一次被这样玩,但仍让她痛不
欲生,美丽的身躯因为激动而呈现诱人的粉红。不过她终究还是顺从的往后躺,
就像任人宰割的羔羊般无助,但并没有人上前去动她,反而是她自己默默将修直
美丽的双腿毫无掩饰的屈举敞开,整个人就像被仰天翻过来的青蛙般难堪的躺在
床上。只见欣恬咬着哆颤的玉唇,执起另一根系在床头栏杆的狗绳一端,吃力的
弯起身子、将作好的活绳圈套进自己纤秀的脚踝上,接着拉紧绳圈,那条无暇的
美腿就被反方向扯住,再也挣不开。弄好后,另一腿也以同样方式用第三根狗绳
绑好,至此,她的身体根本没有什么秘境可言了。

  相比原来被邱董关押时一样,只是当初是为了方便两条XX来奸淫她。这次
落在了裘公子的手里,虽然还是一样的羞耻姿势,但现场只有一条黑獒,裘公子
也说了不好让XX干自己,也许……也许比当初会少受点蹂躏吧。欣恬一遍自我
安慰着,一遍咬紧下唇,准备接受接下来的悲惨命运。

  【违禁内容,删除情节】

  欣恬悲哀的发现,自己现在不仅仅用被那三根狗绳把自己缚成全身赤裸,仰
天分开腿露出无毛耻沟和肛门的淫荡姿态,而且双手还必须主动的高举过头,紧
紧的握住两根栏杆,仿佛主动的向男人投降,任由摆布的模样。这样的羞耻姿势
让她恨不得能马上晕到过去。可是她那诚实的肉体,却再次出卖了主人的自尊,
做出了让她羞愤欲死的反馈。

  「看,这贱货的骚穴开始流水了啊。难道是主动摆出这种姿势等着被XX舔
肉洞,兴奋成这个样子吗?」

  「不是……不是这样……啊……」随着主人的手势。

  【违禁内容,删除情节】

  看着没舔几下,被束缚住的美丽肉体就变得香汗淋漓,John终于等到了
他计划中的敲门声,同时响起的还有刘副总故意的大声问候:「裘公子,文部长
跟马部长带着他们部门的几个同事来拜访您了。」

                ——

  David无聊的坐在奢华的客厅里喝着佣人端来的茶水,有一搭没一搭的
跟同事闲聊着。这种拍领导马屁的事,他一向不太习惯,何况还只是领导的公子
所谓的乔迁新居。但是两个部门老大亲自带队过来,他也不好一个人装清高。没
想到来了之后,裘公子架子大到根本不搭理他们这些小喽啰,连面都没见到,只
是两个部门领导被引进去了而已。「这样也好,省的见面了还得说些言不由衷的
恭维话。」David随手又拈起一块精致的糕点扔进嘴里,「也不知道欣恬在
家现在在干什么?身体好些了吗?」

  David怎么也想不到,自己正挂念着的未婚妻,现在正以一种无比耻辱
而淫靡的姿势,就在跟他一墙之隔的密室里,跟自己的顶头上司进行着一场「无
比坦诚的会见」。

                ——

  时间回到刚才,不明真相的文部长跟马部长,把部下留在客厅后,就跟着刘
副总在房子里绕了好几个弯,才看到了正如同即将抓到猎物的饿狼般兴奋的舔着
嘴唇的裘公子,再一看房间里的淫靡场景,两个在职场上知进退的官僚立刻就打
算转身就走:「裘公子今天不方便啊,我们改天再来拜访好了。」

  刘副总连忙拦住了他们:「别急着走啊,裘公子可是特意请你们进来的。」

  而John也走到了床头,抓住已经被汗珠打湿的长发,强迫床上不断蠕动
着赤裸美女抬起头对着门口的方向:「来,领导来了你也不打个招呼?」

  「这是……欣恬?」两个中年官僚觉得自己兴奋的心脏快要跳出来了,魂不
守舍的跟着刘副总进了房间。

  「怎……怎么回事?她怎么……会在这里?」

  「领导问你话呢,怎么不回答?要不要叫外面客厅的哪些同事一起来这里喝
个下午茶啊?」John一手继续抬着欣恬的头部,保持着她的视线,另一手又
掏出个遥控器按了一下,房间里的大显示屏上显示出客厅的监控画面,特写般对
着David,仿佛是一种无声的警告。

  欣恬两片失去血色的玉唇不住地颤抖,强忍着XX舌的舔舐带来的刺激感,
无助的闭上了凄苦的双眸,任凭泪水从脸颊上滑下。

  【违禁内容,删除情节】

  「嗯……文部长……马部长……噢……你们……好……啊嗯……」

  「你……你怎么会在这里……」马部长已经顾不上别人,瞪圆了双眼看着眼
前本以为是冰山美人的绝色OL,此刻双手过头双腿高举着分开,一丝不挂躺着,
任凭XX的舌头一次又一次的滑过无毛的耻阜,间隙中还能看到被舔翻开来的鲜
红媚肉。

  「哈哈,没见过自己的美女下属真情流露的样子吧?我也是第一次见啊。还
是裘公子有本事啊。」

  你也是第一次见?一旁的文部长相对沉得住气,不像身边的副手已经精虫上
头,想到了之前在大会议室里那次的「外围女」,忍不住看了刘副总一眼,然后
习惯性的附和:「公司里可都是叫她冰山美人,没想到在裘公子身上,就融化成
水了啊。真是想不到啊。」

  「哈哈,还不跟两位领导汇报下你的情况啊?」目的达成的John把手从
欣恬头下抽出,转而玩弄起胸前那一对丰腴嫩白的娇乳。

  突如而来的刺激,让欣恬猛烈的抽搐了两下,却被因为身上的各种束缚而仿
佛是在发情的扭动。她忍不住张开眼睛,却正好对上自己顶头上司们充满淫欲的
可怕视线,忍不住发出「呜呜」的闷哼,然后无助的把脸哀羞地偏向一遍。

  「我……我……其实……是裘公子的私人性奴。虽然现在已经快要结婚了,
但是还是忘不了主人的肉棒。所以一听到裘公子回国了,今天就背着未婚夫,来
做主人随叫随到的小母狗……」说到这里,她已经双颊晕红,哀羞的难以继续,
可是在男人的耳语示意下,被强迫着说出这种自我淫辱的话语的时候,已经被调
教的足够下贱的肉体却会变得更加敏感,连带下体的XX舌都似乎炙热了几分。

  「什么随叫随到?说的好像是我强迫你似得。你不是今天自己打电话求着要
来的吗?」

  「是,是的……是我自己……呜呜……」

  「明明是我不在国内的时候你男朋友不能满足你,你自己偷偷一天自慰个七
八次,最后饥渴成现在这个骚样,阴蒂一直肿得不像样子消不下去。我这次刚一
回国你就跟个婊子一样死缠着我求我操,甚至主动提出表演被XX舔穴给我看,
别说的是我缠着你不放似得。」

  欣恬的脸一下子涨的通红,可是胯间传来的炙热刺激无情的提醒着她,自己
那已经被百般调教的肉体早已经是常人无法想象的淫贱,只是一点点刺激,就足
以让可怜的小肉洞汁水淋漓。曾经冷艳高傲的OL,最终还是羞耻的说出屈从的
话语:「对……对不起……是我缠着裘公子……求他操我……」

  「你现在这个样子,是谁绑的啊?」

  「是……是我自己,把自己绑成这样的……」

  「为什么要自己把自己绑成这样啊?」

  「因为……因为……主人刚才说……要我证明……自己足够骚……才会操我
……」

  「你打算怎么证明给主人看啊?」

  「给……给XXX……舔我的……骚穴……然后……哦……啊……不要……」

  【违禁内容,删除情节】

  「真的被舔到高潮呢!好像还尿出来了?真够贱的。」第一次见到这种场面
的两个部长,已经眼睛彻底移不开了。

  但是作为当事人的欣恬,心底却是无比的焦躁。失禁带来下体一阵的痉挛后,
忍不住发出激烈的娇喘,脑袋里一阵眩晕——一切似乎都跟往常的高潮没什么区
别——可敏感的神经却并没有跟往常一样如同往常一样舒缓下来。美丽的脸蛋涨
的通红,可即使下体粗糙的舌还在继续的舔弄,可身体似乎始终就差一点点无法
达到高潮,甚至还开始慢慢的从接近顶峰的位置逐渐冷却了下来。

  真的,真的跟他们说的一样,自己的身体被注射了那什么基因药水以后,就
再也不能通过自慰来达到高潮了吗?欣恬感觉自己彻头彻尾成为了男人的玩具,
连自己的性欲都成为了自己无法控制的领域。

  恍惚的头脑胡乱的回忆着之前John噩梦般的解说,体内得不到宣泄的欲
火让她修长的双腿,随着胯下黑獒舔动的节奏开始再一次摇晃着扭动起来。而迷
迷糊糊之间,之前紧紧抓住按钮的双手,也不自觉的开始慢慢松脱。

  【违禁内容,删除情节】

  「今天还有重要的事情要做,你还记得你想跟两位领导说什么的吗?」

  「我?……」再次被揪着头发被迫仰起头的欣恬一脸茫然,他们两个……不
是你叫进来的吗?

  「刚才你不是说,好不容易等到我回国,下星期打算赖在我家当一个星期的
母狗的吗?」

  「什么?」突如其来的消息让欣恬发出惊讶的低叫。

  「哦?想装回纯情了吗?」这声惊叫显然让John非常不爽,他紧紧抓住
黑色的秀发,强迫欣恬扭过头露出凄美的脸蛋对着自己:「小母狗,那你就出去
找你那废物未婚夫吧,大爷我身边可不缺女人。」

  欣恬的泪珠在眼眶里来回转动,可是周围的人没人同情她这副如果在公司里
会让全体男同胞激动到心碎的表情。「对不起,我知道错了。」只要一被粗鲁的
对待,自己的身体就会第一个醒悟过来,如果自己惹的眼前的恶魔不满意,会是
如何可怕的下场。

  「文部长……马部长……我下星期……想请一周假……」

  「哦,跟今天一样嘛?说是身体不舒服要请假,实际上却是跑来裘公子这当
母狗?」

  「说来真替David可惜啊,今天还是他跑来替你请假的吧?找了这么个
又骚又贱的婊子当未婚妻,David也是怪可怜的。」

  「David?!?」欣恬才意识到问题所在,她惊恐的转过头,忍不住泪
如泉涌:「不要……求求你们……随便你们怎么样我都会乖……不要让Davi
d知道…

  …我可以随叫随到……一星期……会被David知道的……「

  「你个胸大无脑的贱货被XX舔傻了嘛?你看,两位部长正好在这,你去求
求他们,让他们安排你家David接下来出差一段时间,你不就以后还可以继
续在他面前演你的冰山美人清纯少妇了?除了发骚勾引男人,你连求人办事都不
会了吗?」

  刘副总实在看不下去了,忍不住提示着慌乱无措的无助美女。

  求……求人办事吗?欣恬茫然的感受着失去XX伴侣后,耻穴里传来的瘙痒
与空虚感,然后认命的垂下头,觉得自己的脸有些发烧。每次以为自己被调教到
了极致了,这些恶魔们却总是能有更恶毒的主意。但是饱受调教的白领丽人,已
经失去了反抗的勇气,只能默默含泪微微低头,羞耻的表述着自己的请求:

  「两位领导……为了……方便我当裘公子的小母狗……能不能请你们安排D
avid出差……作为回报……请大家随便……操我……人家下面的两个个洞…
…都好难受……好欠操……」欣恬面对着衣冠楚楚的男人,努力轻声的做着淫荡
的表白。

  「你老公就在隔壁,你还能浪的起来吗?」

  「可……可以的」可怜的OL一边羞泣地说着无耻的话语,一边在禽兽们的
淫笑中,艰难的努力分开被绳索吊在半空中的双腿,最大限度的露出白皙五毛的
下体,摆出难堪的姿势,将身体完全交由这些男人蹂躏和糟蹋:「请您看我的淫
穴……已经想鸡巴想到流水了……」

  「是吗?那我们也不难为你,老马你先跟David打个电话,沟通下项目
的具体情况,顺便让这婊子先好好自己热热身。只要你能再忍5分钟不松开按钮,
那就算你过关。如果你哈你的XX奸夫哈到连5分钟都忍不住,那就别怪我们了。」

                ——

  无聊喝着茶的David手机铃声突然响起,他看了看来电号码,诧异的接
了起来:「马部长,您好。」

  「奇怪,在这个时候问我项目的情况?为了跟裘公子汇报?他现在不是还在
读书,还没安排进集团呢吗?」心底虽然很疑惑,但是职业素养让他还是对着手
机按领导的需求,详细的向对方解释起项目的详细情况来,话筒里除了马部长时
不时的「嗯」、「哦」声,偶尔还有些轻微的其它怪声传来,似乎有犬类的低吼、
又夹杂着女性的呻吟?David摇摇头,挥走了自己的奇怪念头,继续详细的
向领导解释起一些重要的细节事项来。

                ——

  即使下体没有人去刺激,欣恬也已经需要紧咬牙关,才能忍住不发出丢人的
呻吟声,可肉体在药物支配下的本能反应,又怎么能是她凭意志就能扼制住呢。

  没熬过一分钟,蜜穴内就如同火烧般灼热,连带着美丽的赤裸娇躯颤抖起来,
淫贱的扭动起雪白的美臀。

  「真可怜,我来帮帮你吧。」

  看着故意凑在欣恬身边嗯嗯啊啊打着电话的马部长,John恶意的笑着落
井下石,伸手直接抚上了满是蜜汁的阴埠,拇指和食指残忍地揉捏着那颗充血饱
满的阴核,中指则轻轻插入早已经泛滥成灾的耻缝中,不快不慢地浅浅抽插着。

  本来就欲火焚身的艳丽OL瞬间沦陷在无穷无尽的快感之中,不由自主地如
同荡妇般努力抬起粉嫩香臀,喷薄而出的淫液,仿佛在方便着男人手指的玩弄,
但是最后一丝理智,还是让她紧紧咬住了牙关,生怕被电话那头的未婚夫,听到
自己淫贱的呻吟。

  John附身凑近她晶莹的耳垂,轻声诱惑着已经意乱情迷的美女:「想好
好爽一下又不被男友听到嘛?松开手就可以了,乖乖让我的库拉操,手还能收回
来捂住嘴哦。」

  饥渴的肉穴被男人无耻的玩弄着,被欲火反复煎熬着的欣恬,只能拚命的忍
耐着咬紧双唇,不让自己发出一点声音。白嫩的娇躯里残存的理智,正在残酷的
同时承受着痛苦的选择——要么松开手,主动迎接犬类肉棒的侵犯;要么冒险承

  担被未婚夫听到自己淫贱呻吟的巨大风险——被调教的足够变态的肉体在巨大的

  精神压力下变得越发的兴奋,可怜的欣恬不断的煎熬着在失去意识的极限前
来回游走,生怕自己一个失声就沦入身败名裂的地狱——外面可不仅仅是Dav
id一个人,还有一堆同事在呢。美丽的脸蛋最终还是无奈露出凄苦的神色,赤
裸的准人妻只能哀羞的再一次妥协,双眸含泪的偏过头,默认着接受了男人们变
态的要求,自己主动松开双手间的按钮,把自己完全不设防的肉体,交给了正兴
奋的扑上床来的XX。

  【违禁内容,删除情节】

  「一边听着老公的声音被操就能兴奋成这样,真想下次试试当着你老公的面
玩你啊。」John继续低声的凑在欣恬耳边说着恶魔般的话语:「不过你现在
这个样子,还是不够贱啊。」

  猝不及防之下,捂住双唇的双手被John粗暴的拉向了床头,用不知何时
挂在栏杆上的手铐束缚了起来。

  「啊……嗯……嗯……」娇艳的红唇忍不住惊叫出声,又赶忙紧紧咬住贝齿
只发出闷闷的哼声。「为什么,为什么要这么欺负我……」惊恐而无奈的准人妻
在心底哀鸣着,流下屈辱的泪水。

  【违禁内容,删除情节】

  呜呜……我……我到底……做了些什么……为什么……会这样……

  自己在XX屌下淫贱的表现,让她觉得无比的耻辱,可刚才那难以言语的快
感,又让她下意识感到害怕,以至于忘了,自己被注射了基因药水的肉体,已经
完全是男人可以任意掌控的玩具。

  发泄完欲望的XX走了,挂掉电话的男人们围着雪白汗亮的胴体品头论足着,
看着可怜的欣恬因为体内精子不断散发热力而又燃烧起熊熊的欲火,再一次开始
悲惨的扭动着赤裸的身躯。可怜的欣恬这时才相信,John刚才那番奇奇怪怪
的话,也许都是真的……

              (未完待续)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